当前所在位置:
>
详情
大宗商品“牛市”新周期开启? 发布时间: 2020-07-27

伦敦金超越1921.15美元的高点,市场各方已有预期,只是按照当前的速率上涨,很快就会达到目标。 

7月23日,伦敦金在连续两天大涨的基础上继续走高。至发稿前,再次创下1888.65美元的高点,距九年前的历史高点仅有32.5美元。而在过去的两个交易日,伦敦金已取得了54美元的上涨。 

另一边厢,包括原油、铁矿石、铜等有色品种在内的国际定价商品,以及螺纹、玻璃等国内定价的商品近两日也创下阶段新高。主要工业品价格运行展现出明显趋同性的同时,引发了市场有关商品上涨的讨论,对此有机构认为商品步入牛市。 

实际上,近期整个商品市场更多是结构性的上涨行情,其中又以贵金属表现最为突出,其他品种虽然也在同步上涨,但是整体幅度相对有限,更多是受到自身行业因素影响,部分商品价格表现相对突出。 

“商品牛市的确立,需要经济周期与货币周期两个前提,企业通过扩大再生产从需求端对原材料产生拉动,带动商品价格上涨形成良性循环。现在,显然还不是。”中大期货首席经济学家景川7月23日表示。 

相比之下,将近期商品市场的走势看作是,国内从疫情中恢复所带来的中周期价格反弹,无疑要更靠谱一些。 
修复性上涨 

作为近期表现最为抢眼的品种,黄金、白银虽然也是大宗商品的一种,但是其价格影响因素众多,不同时期主导因素又各自不同。 

就近期市场表现来看,无疑是来自货币政策端的影响最为突出。一些市场表现提供佐证,即7月上旬风险资产、避险资产的同步上行,也说明了推涨动力来自流动性。 

7月21日晚,欧盟最终达成7500亿欧元“复苏基金”计划,同时美国也在酝酿继续加大刺激力度,并在研究一项规模1万亿美元的援助议案。 

当晚,伦敦金夜盘接连突破,上涨速率较前几日明显增加,直至7月23日开始向1900美元关口冲刺。 

对此市场各方已有预期。如中信建投贵金属研究员张洁安近期便提出了几点带动因素,主要逻辑是全球货币宽松,以及持续时间有望延续到2021年底等。 

相应的,美国国债供应量增加、收益率走低,美元指数连续下滑。而多数国际定价的大宗商品,又是以美元计价的,进而对相关商品产生价格支撑。 

“就好比衡量商品价值的尺子变化了,价格自然会相应作出调整。”景川评价称。 

对于原油、铁矿石,以及铜、铝、锌等有色金属品种而言,上述逻辑同样适用,超额流动性对这类商品构成了短期利好。 

其中,伦铜期货于7月中旬创下6633美元/吨的年内高点,Brent原油期货7月21日见新高,大商所铁矿石主力合约7月22日涨至861.5元/吨高点。 

对此工信部相关负责人7月20日在中钢协调研时表示,“近期铁矿石价格走势已偏离基本面,需要综合施策,标本兼治,从短期和中长期出发,谋划铁矿石资源保障。” 

但是,细究之下却可以看出,上述大宗商品近期整体涨幅不算突出,同时其驱动力也存在一定差异。 

比如原油,是受到OPEC+会议减产,叠加上半年创历史跌幅等综合因素,所展开的恢复性上涨。 

“就有色板块而言,内部也存在较为明显的分化,同时驱动力也各自不同。”景川表示。 

他指出,铜价年内价格表现强势,主要是受到周期性供给偏低的影响,年内供给端并无明显增量,反观铝价的上行,则受到了需求端的消费驱动。 

不过,流动性宽松刺激金价上行的逻辑,同样适用于上述基础工业品,只是由于各自供需关系不同,有的价格涨得多一点,有的涨得少一些而已。 
“牛市”新周期开启? 

近期主要大宗商品虽然出现一定反弹,但是并不能就此断定“商品牛”的到来。 

在景川看来,商品市场开启牛市的前提,需要具备经济周期、货币周期两个条件。企业经营情况向好的同时,其获取现金流、扩大再生产的意愿增加,进而增加对原材料的需求,带动商品价格上涨,此为良性循环。 

但是,现在全球经济正处于疫情恢复期,并不具备上述两个条件,同时来自货币层面的宽松,尚难以对需求端产生明显拉动,此时谈论大宗商品市场的整体上涨,为时尚早。 

那么,又该如何定义当前的商品市场反弹? 

“整体上看,全球经济仍然处于中周期的回升过程中,商品价格出现恢复性的反弹实属正常。”景川表示,就拿国内而言,上半年受疫情影响严重,下半经济增长环比提升,自然也会对商品市场带来支撑。 

如此看来,近期大宗商品的上涨也具备了较为明显的季节性特征。 

横向对比,由于中国疫情控制力度要远强于海外各国,国内商品市场表现也有可能会强于国际市场,尤其是部分国内定价的大宗商品。 

以基建行业为例,上半年疫情期间一度导致工程停工,二季度开始逐步恢复,当前市场也普遍预期下半年固投有望明显提升。 

这一预期之下,近期以螺纹、玻璃为代表的建材类商品价格就要明显强于其他商品。 

以玻璃期货当前主力2009合约为例,今年1月价格维持在1480元/吨附近运行,疫情暴发后跌至4月中旬的1177元/吨,随后一路反弹,至7月22日已经创下了1745元/吨的年内新高。 

相比之下,与外贸进出口密切挂钩的棉花期货,年内低点、高点分别为9935元/吨和12425元/吨,反弹幅度明显不及前者。 

这也进一步验证了上述大宗商品价格运行因素,仍由行业供求面主导,属于结构性反弹,而非系统性牛市来临的判断。 

“按照我们此前判断,由于国内疫情控制效果显著,预计今年11月以前国内商品市场会有较为不错的表现,整体偏强运行。”景川说,11月以后,则需要考虑美国开启新财年、总统竞选等因素,不确定因素会随之增加。

(免责声明:本平台部分文章或图片来源于公开网络资料,不代表本平台观点和立场,仅作传递行业信息和参考学习使用。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它问题,请与我们联系删除!)